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絲絨 | 17th May 2007, 04:38 | 藝術家專訪 | (966 Reads)

請請

發展


 

文樓是香港著名的雕刻家,他的作品每每就在我們的身邊,是城市中的一景,天天伴隨我們生活。

到太空館參觀的時候,有沒有留意館外那扇形及三角形組成的形象?它既像火箭又像鳳凰,是文樓雕製的《太空相》。走過尖沙咀柏麗大道,可曾注目一雙抱拳作揖的巨手,似在跟你說:「請請」?這座雕塑誕生於上世紀80年代風行的禮貌運動。如果你是城市大學的學生,應該常常經過校園中心那座「8」字形的雕像──《發展》,它的表現形式與思想內容朝著一國兩制的軌道前進,寄寓社會前進與學術發展相輔相成。再去太古城逛逛吧,那裏的住客一定對正門口的《立柱形》倍感親切;大廈平台之間的銅蓮水池又讓你有什麼聯想?沒錯,那正是文樓創作的《蓮的聯想》。

文樓少時習畫,一直鍾情於藝術創作。他起初聽父親的話,為求出路較好,進入台灣成功大學建築系。然而他的興趣始終在藝術,結果還是放棄了建築,最後在台灣省立師範大學藝術系畢業。他在台灣前後七年,跟過郭伯川學素描,又到過台灣大學旁聽美學,接受了嚴格的西方美術訓練。可是,由於他生於一個有強烈民族主義思想的越南華僑家庭,他的愛國情懷令他在日後的創作中不斷尋找回歸民族藝術傳統的道路。「這種回歸,並不是復古,而是以現代藝術的觀念、技法,對民族傳統藝術的精神、意念加以繼承、發展,使之與現代社會結合。」(古兆申《文人雕塑──談文樓近作竹的系列》)

看文樓的作品,得出一個印象:他的作品蘊含深刻的傳統藝術精神,但卻巧妙地和西方藝術結合起來,一點兒也沒有土氣。比如說,《請請》的抱拳手勢,明顯是中式禮儀,但是雕塑簡單的線條和青銅的質感,又讓人覺得很現代。《蓮的聯想》那立於水池的七朵銅蓮,取材於「濯清漣而不妖」的傳統意念,但銅蓮的造型簡潔而不繁褥,並沒有古舊的感覺。《太空相》的鳳凰是中國圖騰,但造型抽象,不似傳統的鳳凰。

文樓主張「古為今用,洋為中用」,作品應是具時代性的東西,以世界性的語言來表達,才容易引起共鳴。另外就是要具個人性,而個人性的基礎是民族性,眾多個人就形成整體風格。有地區性、民族性的東西,才有世界性,才有風格。談到創作歷程,他說有類中國的改革開放,最初是見到什麼都吃進去,吃不下才吐出來,如是就漸漸摸索到一條自己的道路。

他強調靈感並不可靠,要不斷創作,才不斷有靈感。空想的意象每每是假的,難以落實。尤其是雕塑藝術要結合燒焊、打磨、電鍍等技術,要注意化學反應下的金屬變化、顏色變化,許多作品如果不夠技術根本做不出來。某次他在創作中遇到新物料,甚至要問生產那種物料的日本公司怎樣處理。為此,他也鼓勵學生到工廠去學習。

文樓最具個人風格,也最為人樂道的是「竹的系列」。他自80年代開始這個系列,當中運用西方表達手法,以構成主義按單位組成造型的形式,結合中國畫竹的審美觀,塑造了一組組唯妙唯肖的竹子。這些作品用金屬製成,各有獨特的造型,線條簡單,而且不對稱,意念可謂相當大膽。其中的「動感竹子」,運用了西方機械使之機動化,能迎風搖曳。筆者不禁要問:「有聲音嗎?」文樓說:「沒有。藝術創作不能太過,太現實是不行的,沒有聲音才更顯意境。」在大自然的光影與風力下,無聲顫動的竹子的確別有丰姿。

由於文樓的創作獨具特色,他對現代雕塑的貢獻獲得了高度肯定。中央美術學院特別開設了「文樓工作室」,專門讓他帶研究生。他希望以社會主義與現實主義藝術基礎,創造一套方法,帶領年輕中國藝術家走向世界。他的作品也得到中國美術館收藏。